2008年8月26日

「當兵變廢人」之五:受「公平」綑綁的義務役

2008/8/26

台灣真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台灣男人在年輕時發現自己的身體有重大殘疾,往往在皮皮錯之後還會有一種快樂,因為他可以不用浪費一年的青春了!這種怪事大概也只有台灣才有。

在我們的父執輩當兵的年代,我們的役男必須要入伍服役3年,之後改成2年。到了現在剩一年;而先前是有新聞謠傳,10年之後義務役很有可能就會從台灣島上消失了。

這真是遲來的好消息阿。無論是對台灣男人而言或是對整個國軍來說都是。

台灣國軍之所以弊病叢生,除了直接肇因於可怕的官僚體系以外,許多問題往往誕生於「義務役」這個為了反攻大陸而硬生生惡搞出來的制度。而這個已經過時的制度,正是當前國軍極大的問題來源。

當然,如果義務役真的廢除了,相信國軍肯定必須歷經一段相當慘烈的陣痛期(而且因為陳痾積弊太過嚴重,這段時間肯定不會太短),但就長遠來看,我們的國軍才會有長足的進步。

朋友們你可能會想:義務役這個制度雖然對役男本身很不好,但是卻讓國軍可以用近乎0成本的代價使用社會菁英,那保留義務役對役男有什麼不好?而且目前擺在面前的事實,就是目前整個國軍都是倚靠一些在醬缸泡得不夠久、還沒有完全被染色、還不會擺爛的義務役役男在運作,沒有義務役,這個國軍是要怎麼運作?朋友阿,事實絕對是如你所說的沒有錯,只是如果繼續沿用義務役,這樣只是治標不治本,不去承受陣痛,我們的國軍就沒有改革之日。

義務役到底有什麼不好的?待我一一道來。


先讓我們話說從頭:當時我們這個國家為什麼會使用徵兵制?尤其是在這個國家的前身(清帝國)根本就沒有徵兵制的情況下,為什麼我們這個朝代會有全民皆兵的徵兵制?在中華民國還握有中國的時代,為了對日抗戰,不得不採取沿街抓男丁全民總動員的方式,爾後撤退到台灣之後,為了要反攻大陸而需大量兵員,因而也就繼續維持這個制度。

只是時過境遷,我們已經沒有反攻的可能,而且現代國防也已經不再是數人頭的時代,沒有必要維持那麼龐大的員額。國軍不管從那個角度來看,都沒有理由繼續維持當時的規模。

只是,除了上述的理由外,義務役這個畸形制度尚造成許多軍隊內的弊端,是台灣國防偌大的漏洞,同時也對整個台灣社會產生眾多不良的副作用,因此絕對有必要廢除。

不符現今需求的舊制度


今天支持繼續維持義務役的人,扣除那種「當過兵才是男子漢」的想法以外,一大部分的人都是從維持部隊人數的觀點去考量。意即我們怎麼可能募得到這麼多志願役官兵?

首先讓我秀出數據,讓我們來看看我們國軍的數量是有多不合理: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口,40萬人的部隊(20/1000)28萬人的部隊(12/1000)(感謝yanncherng的指正)。美國三億人口,供養150萬人的部隊(4/1000);日本1.2億人口,供養25萬人的自衛隊(2/1000);南韓4900萬人,供養不到60萬人的部隊(12/1000, 駐韓美軍約3萬人,數量少可不考慮);中國13億人,供養250萬的解放軍(2/1000)。光這樣的數值一比較,就知道台灣軍隊有很大的裁軍空間,更不用說上面這些國家(除了日本以外)最近都還在喊說要進一步裁減人數。

也許有人會問,那麼以色列呢?沒錯,確實全世界軍隊/人口比最高的國家,也就是以色列:以色列800萬人,供養18萬的國防軍(22/1000)。只可惜我們不能跟他們比。事實上是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跟以色列比。

有些人會說台灣跟以色列很像阿,都是面臨強大的外國威脅,而且也沒有什麼戰略縱深,所以我們應該要維持足夠的員額。靠,每次聽到這種化我就忍不住翻白眼,最好是台灣跟以色列很像啦,以色列這個國家可是奉行「安全第一、和平第二」,他們的作戰守則是規定駐守第一線的軍官只要發現有任何風吹草動,就可以直接開砲,前線指揮官甚至擁有直接入侵的攻勢作戰部隊耶,阿我們台灣有這樣的戰爭準備嗎?沒有這樣的戰爭準備,就不要跟自以為的跟以色列比。這個國家太特別,根本不是一個良好的參酌點。相關的理由太多了,為免岔題這邊就不多說了。

台灣本來就不應該維持那麼龐大的部隊,本來就應該是要裁軍的。但是台灣在歷經多次大規模裁軍之後,為什麼還維持這麼高的人數?原因之一就是為了安放每年要入伍服役的役男。今天如果取消掉義務役,自然可以加速台灣軍隊的數量。


另外一大票反對廢除義務役的,大概就是站在政府財政觀點來看。他們認為目前國防預算已經這麼多了(其實我們並不算多,詳細比率請自行參照CIA的資料),如果現在還要把所有的義務役換成志願役,國防預算一定會大幅攀升,所以儘管承認義務役並不好,但是為了政府財政考量,還是必須維持。

這樣的想法基本上就是典型「看到了改革將會改變什麼,但卻不知道我們已經失去了什麼」的無腦想法。確實,今天我們轉成全募兵制,我國防支出確實會大幅攀升,只是我們沒有看到使用義務役,背後付出的巨大社會成本:你要一個國家的男人要浪費一年到兩年的時間,這對這個國家的總生產力是有多大的傷害?長年累積下來損失的GDP不知多少。一個國家如果沒有生產力,有再強的武備又有什麼意義?今天台灣若採行全募兵,其實也只是把掩藏在背後的社會成本端上台面,而且可以降低整個社會在軍事這部分的總成本,對於整個社會來說絕對是好事。

簡單來說,使用募兵制的總社會成本絕對是比較低的,既然如此,那為什麼中華民國政府始終不願意選擇這個對整體社會代價較低的政策呢?原因就在於這條總成本較低的路,卻必須要由政府來承擔其中的成本(人事開支),而這樣就要增稅。而政府害怕增稅,所以只要繼續當縮頭烏龜,假裝沒有看到這個沒有效率的制度,裝死。

受「公平」綑綁的義務役制度


今天義務役這個制度,對於整個社會已經沒有什麼貢獻了,如果是這樣也就算了,偏偏今天台灣社會更賦予義務役這個制度一個奇怪的任務:維持社會公平

在台灣社會,就只有兩個制度被眾人認為是公平的,第一是聯考,第二就是兵役。台灣民眾很習慣透過政治人物的小孩有沒有當兵,來判定這個政治人物是不是濫用職權,是不是權貴。

當然,當兵是一件賽事,要求必須要公平,當然是一件很合理的事。但是軍隊裡處理「公平」的狀況,就是不顧其它面向的需求,而徹底以公平為唯一依歸,反過頭來造成部隊的負擔。

舉例來說,部隊為了維持形式上的公平,因此強迫每個人都必須要入伍服役。那因為每個人都知道當兵是一件爛事,所以軍醫院在篩選時,會把每個人都當成想要逃兵的人,因此會用相對嚴苛的審核標准來看待。那審核標準背後的原則是採法律保留原則下的「列舉」,意即你必須符合他們所設立的項目,你才可以免役。用更白話的說法來說:就是他不在乎你真正有什麼病,他只在乎你有沒有符合它的要件的病,如果沒有,你就一定要進去當兵。這樣的作法看起來很公平阿,因為這樣的做法避免了軍醫們可以輕易開立停役/免役證明,講白一點就是為了防弊。可是這種篩選方式卻造成很多問題。讓我舉幾個我手上的個案來說明。

剛剛說過了,軍隊的免役制度是所謂的列舉制,亦即你必須符合那個規定中的某一項,你才可以免役。可是疾病這檔事最好是有可能那麼簡單啦,人的疾病最好是那單純就只有那幾項啦,一定會有一些很奇怪的個人狀況。例如有位老廖弟兄他就是ABCD四種病都有,雖然這四種病單獨都不嚴重,但合起來就非常嚴重(再繼續操下去有可能會終身殘廢),但是因為老廖的疾病每樣分開來都不嚴重,所以軍醫院的醫生就不能開立停役證明,所以也就只能繼續留在連上繼續操,賭賭看他的病會不會在他當兵的這段時間爆開,如果真的爆發他才可以停役,當然,他也會變殘廢。

小英的情況則是另外一個例子。小英得了一種很少見的病,那因為這種病例很少(全台灣可能就他這麼一件而已),所以免役標準裡沒有這個項目。他這樣的狀況當然是會去軍醫院看病,而軍醫院的醫生看到他的X光片當然是競相爭取幫他開刀(因為這種手術一定會讓醫生大紅大紫的),但卻沒有一個醫生願意幫他開立停役證明,原因還是剛剛那句話:你的病不符合停役規定。所以儘管民間醫院的醫生都告訴他你如果再去操練,你有可能頸動脈就會爆裂然後死在裡面,他依然得繼續留在部隊裡面賭看看自己會不會死在軍中。

這個問題起因出於台灣社會對於兵役制度的另類期許,爾後又遭遇到軍隊這個極度官僚的執行單位,從而搞出現在這套漏洞百出的免疫標準。

為求公平而犧牲效率的「抽籤」制度


台灣社會對「公平」的期許,除了讓很多身心都不適合當兵的人進去當兵,部隊為了維持形式上的公平而弄出來的內部制度:抽籤,也更進一步造成人才的浪費。

雖然抽籤有很多門檻的設計,讓比較優秀的社會菁英比較不會去做一些沒有貢獻的事情(其實這樣講不對,因為軍中絕大多數的事情都對國家沒有什麼貢獻),例如預備軍士官的考試制度設計,例如在新訓中心的選兵…等等,都可以降低軍隊內部的人才浪費,但依然會有許多暴殄天物的浪費狀況。

舉例來說,我曾經看過一個身體不好,但是學經歷大概是全台灣排名前0.01%的前輩,因為身體因素不能參加小抽籤,爾後簽運不好,只能拿著他的步槍跟著比他小將近15歲的小朋友做體能操練(還好後來他接了參一,不然他也有可能會在軍中掛掉)。這位前輩在入伍之前,是在全台灣最高等的研究機構裡面管理實驗室、絕對是相關產業捧著鈔票爭相聘用的頂尖人才,結果到了軍中卻徹徹底底的被浪費。這樣的狀況,比比皆是。


軍隊這套以公平、而非以效率為基準的篩選體系,漏洞百出,而今天只要義務役存在一天,這套以公平而非以效率為基準的這套辦法就沒有拿掉的一天。


義務役衍生的問題並不只是公平性的問題而已,還有危害國家最深的經濟問題。由於經濟問題太過嚴重,請容我另立一篇文章單獨討論。




延伸閱讀:

21CN:不可思議但卻是事實!以色列軍隊為何如此強悍

維基百科:贖罪日戰爭

國防部:體位區分標準表
--------

10 則留言:

軟趴趴 提到...

"使用募兵制的總社會成本絕對是比較低的"
你的這個結論完全沒有提出任何數據加以佐証。

另外跟外國比較的時候可不可以拿比較像一點的例子阿。比 軍人/人口數,以色列就是極端,比軍費的時候美國就是正常國家?兩個都在單項上排一第阿,為何只有一個可當參考。

另外台灣的國防預算要把退輔裡的某部份加進去,我記得月退奉這種名目是算在退輔裡的(有錯請指正)

iamwilly 提到...

軟趴趴版友:

關於你的第一點質疑。是的,我確實是沒有證據做這樣的聲稱,因為我確實沒有看到針對義務役到底造成了多少社會成本的相關研究報告,當然也就沒有證據支持我的論點。但在我沒有看到相關報告提出成果之前,我還是會持這樣的論點,因為以我自己的觀察,是這樣子沒有錯。只是,我在沒有直接證據支持我的情況下,就使用「絕對」一詞,顯然是不恰當的,這是我的不對。


關於你的第二點疑問。ㄜ...,很抱歉我不是很瞭解你的意思。

我猜測,你的意思分兩部分,第一部份是說我不應該只用以色列做例子,可是我不是在文中已經放上美、中、日、韓四個國家了嗎?我不瞭解你為什麼會這樣說。你的意思是說,我挑的這幾個國家仍不具代表性嗎?我個人是覺得南韓這個國家就已經非常有代表性了。

再者,你似乎對我使用「軍人人數/國民人口數」此一指標並不滿意,並暗示我應該是要把軍事預算考慮進去,這樣是你的意思嗎?

我看不清楚你的原意,也不太瞭解一個國家的國防預算多寡,為何成為絕對這個國家的最適軍隊人數的重要參考依據,但無論如何都先試著放上資料,方便我們作進一步討論:台灣在2008年預定的國防預算佔總GDP的3%,那根據CIA的資料,此一數字約為全球前50名;但若依目前的預算比例(2.6%),則是全球前70名。


關於第三點的建議。是的,退輔預算(約佔GDP的1%)確實不是國防部主管,但實際上根本就是國防問題的延伸,考慮要建立實質國防預算時當然必須要納入,我並沒有忽略這件事情。謝謝版友的提醒。

Chih-Min Chao 提到...

之前語氣衝了點。

關於第一點:沒錯,因為義務役會使得有些人沒辦法發揮他的能力,發揮最大的生產力。但是國家因為壓榨義務役而節省的成本是否可以是否可以因改為募兵而加增生產力來彌補?
我個人認為是不太可能,以台灣目前的經濟狀況和軍方精實精進案裁小不裁不大可能。
以日本的狀況,之前看到某一網友提到以日本的國力,自衛隊都快招不到人了(這我無法證實,要資料可能再找一下)

我個人傾向,縮減徴兵人數,可以像韓國一樣特殊技能可以不用當兵,或可以用買的,交個一千萬免當兵,當然兵員還要再降低,現階段還是太多了。

第二點:我先入為主的以為你給的CIA網址裡面只有美國的軍費,抱歉。也沒有覺得 軍人/人口數 這個數據不好

我原本的意思是,隨便舉例
比 1 軍人/人口數
a < b < c < 台灣 < d < e
比 2 軍費/GDP
c < a < 台灣 < e < d < b 

你原本的結論是  
  1 台灣 > a, b, c 實在太多了
  2 台灣 < e,d,b 還可以再增加

我想問的為何不是
1 台灣 > a, b, c 實在太多了
  2 台灣 > a, c 還可以再減少

大概是這個意思

我覺得比較要找像一點的國家,南韓是個不錯選擇,但是南韓與北韓接壤,需要更多的陸軍,南韓有美軍駐防(錢要算誰的?),而且南韓依舊使用徵兵制。

iamwilly 提到...

Chao,

我並沒有要再擴張軍費的意思,事實上我認為我們的軍事預算已經太多了,一個小小的國家,軍備竟然佔總預算將近30%(含退輔會的),實在是有點超過了....

還有,我確實沒有想到台灣是個海島國家,南韓則跟北韓有土地接壤,我確實沒有想到有這個重大的差別!謝謝你的提醒!

yanncherng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yanncherng 提到...

2007年 找得到的數據是
台灣軍隊人數約28萬人
役期縮短為一年以後人數一定更少
要秀出數據 資料也該更新一下吧!

iamwilly 提到...

感謝yanncherng的指正,以國防部2007績效報告為準,目前部隊人數為278000人,正文仍以28萬人為計。謝謝yanncherng!

Locke 提到...

我有一個提問,台灣正因為國土小,所以需要全民皆兵,當被攻擊的時候,能夠全體總動員;如果廢除義務役,這樣問題是不是會衍生出來?應該不是廢除義務役只是要改革這個義務役制度的部分?

Locke 提到...

我有一個提問,台灣正因為國土小,所以需要全民皆兵,當被攻擊的時候,能夠全體總動員;如果廢除義務役,這樣問題是不是會衍生出來?應該不是廢除義務役只是要改革這個義務役制度的部分?

wu willy 提到...

Hi Locke, 感謝你還有在看這個系列阿。

全民皆兵這個概念,跟國土大小恐怕無直接關係,丹麥、葡萄牙都很小阿,但是它們都是採募兵制。

台灣無論是執政、是躲在誰的保護傘下面,都需要維持戰爭能力,因為無論槍口向哪一邊,我們都是戰爭前線。但是,"確保全民有應對戰爭的準備" ,跟 "採用徵兵制", 是兩個獨立的概念。

徵兵制、台灣的軍事體系的問題太深、太官官相護了,個人實在不對它們抱有什麼期待。君不見一個積極做事的小士官受不了愚蠢的行政體系自己花錢買設備,結果國防部是怎麼評論這樣的主動積極任事的人?

這樣的組織、這樣的人,還是砍掉重來比較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