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1日

人生在世,有些話不能亂講

2014/10/10,

昨天,國曆2014年10月9日,是媽媽一周年的農曆忌日。而同一天,連勝文的打手:羅淑蕾,在媒體上公開質疑黃勝堅。

當我聽到黃勝堅的名字,從一個低級的國民黨打手口中吐出來時,霎那間,情緒激動到無法言喻。

因為在這個特殊的時刻、因為黃勝堅這個名字,勾起了我對母親的思念,更因為連勝文團隊的惡意中傷,讓人忽然之間對連勝文團隊厭惡到極點,一時之間情緒激動到無法思考。




有些壞事,是不能做的

去年六月,媽媽私自隱藏許久的癌症病情,在身體狀況漸漸衰退下,被我回台出差時偶然發現。

在尋找癌症的治療方法過程中,在朋友的介紹下,我讀到了黃勝堅先生的《生死迷藏》

《生死迷藏》,是在媽媽最後幾個月中,影響我非常大的一本書,沒有這本書,我就不會知道DNR 「不施行心肺復甦術」、不會正確理解安寧病房、也不會跟台大醫院的安寧病房連繫上。

因為黃勝堅這本書,我才知道該怎麼去設定媽媽最後這段時間的生活目標,也才有足夠的信心與心理強度去面對親朋好友的各種不同聲音的建議與要求。雖然人生的終點一定會來到,但起碼黃勝堅的這本書,讓媽媽的最後一段路,走得從容、走得有尊嚴、走得穩健踏實。

某種程度上來說,黃勝堅這本書,是讓我媽媽能夠堪稱平靜善終的重要支點。所以儘管我從來沒有見過黃勝堅,我依然十分感謝他,謝謝他對台灣安寧照護的推廣。也感謝台大醫院安寧病房的努力。

為此,本blog原定在母親國立忌日當周,刊出新一期iamwilly's report:《癌症就在你身邊》,作為給尚未罹癌的朋友、癌症家屬的簡要醫學觀念ABC。

沒想到,昨天,也就是在我媽媽的農曆周年忌日,協助我、帶領我媽媽走完這最後幾個月的黃勝堅先生,竟然受到一群沒有道德、不知廉恥的人的無的放矢。

我很難用文字形容心中的痛苦感受。我不像我媽媽,不管人家怎麼傷害她、怎麼誤解她、他永遠是微笑對待,永遠說「沒關係、沒關係!」,這個我還學不會。

我還年輕,還沒有學會媽媽的寬容大量,但我媽媽也教我,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因果循環,我懂。

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三世之果,循環不失。連勝文、羅淑蕾,妳們真的不該在這種事情上亂說話。因為,就連黑道都知道,有些壞事是不能做的,那是做人的底線。

做壞事是會有報應的,而妳們作的這種壞事,不會拖太久就會來的。做了這些事,就要有所覺悟。


一個生死豁達、一個舌燦蓮花,你相信哪個?

在醫院待了一段時間、看了一些人生生死死之後,我自己的小小感想是:一個經驗過死亡過程的人,無論個人智商、能力、心態如何,對於世間所謂的功名勝敗,都會看得更淡了,因為大限一到,身外之物再多都沒有用這點我相信連勝文自己應該也深有體會。

連勝文透過親身走一回生死關,體驗到了何謂人生無常。黃勝堅、柯文哲,這兩個人專攻重症醫療的權威,每天經歷到的往生人數更是多到不敢統計。看過那麼多死亡的人,我可以理解這樣的人不會拘泥小節、因此一定有小把柄可以挑剔。站在那群人的立場想,畢竟自己什麼時候會死也不知道,幹嘛在乎那麼多雞毛蒜皮的事,至於在那些小事情上面,自己是不是被冤枉、自己是不是有什麼錯,死掉之後再說啦,反正大家上天堂以後都還遇得到,到時候多得是時間來對質,不急著這個時候去處理。我相信參選之前的柯文哲,就是用這個態度看待他自己的男性沙文主義。

但你說這群看過最多什麼叫做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對名利看得相對淡、對自然比較謙卑的人,你說這樣的人會有很強的動機去A錢?去設計各種A錢的方法想方設法去A錢?我覺得你很難說服人。


沒錯,我就是信任醫生勝於信任政客!

當然,你可以批評我說,我對那群醫生的印象就比較好:你iamwilly就有偏見,就是認為在醫院工作的就是比在立法院工作的比較心存善念、比較認真做事,就算是他們真的有問題,也比較能夠容忍他們拿錢去亂花 (如果他們真的有亂花的話)。所以沒有把妳們放在同一個平台上對比。

坦白說,確實如此。相較於政治人物,我確實就是比較能夠容忍醫生,我可以接受醫生賺很多錢,住在很好的地方、吃很好的東西。

為什麼?因為人家拿錢辦事阿!

醫生辛辛苦苦考上醫科、念完醫學院,看病給藥下醫囑、比病人家屬還晚離開醫院、比打掃阿姨更早進醫院開工,開刀一開十幾個小時,開完刀繼續值班、晚上還不能回家,只能睡值班室,搞到自己小孩都不認識自己,還以為是哪裡來的王叔叔。這樣的人,多給他一點,讓他可以安心的幫我們服務,有什麼不對?


想想妳們政治人物,靠一張嘴皮子吹 (這個我也行),然後拿著委員的資格到處橫行 (這個誰不行),到處要脅人家如果不照辦就要砍預算。偶爾想要改變一下形象、口中吐一兩個專業字、賣弄一下自己好像也是行行內人,結果馬上就出包,連被質詢的人都看不下去。這樣水準的政治人物,你要我心甘情願付薪水給她們?



為了程序而程序

我們就假設你連勝文團隊是白癡,不知道402帳戶就是為了解決現在程序不合理之處而生的補充性制度,然後我們也就如你所願的假設這些帳戶就真的有問題好了。坦白說,我也不認為那是最重要的事情。

只要是制度,就一定有失效的時候,優秀執行者跟低劣執行者的差別,就是差在優秀的人會用各種方法,讓那些失去價值的條條款款去妨礙自己的執行效率。執行過程中,若要求要百分百照法規去做,那我會說這個叫作為了程序而程序,不是為了做事而使用程序。

不信的話,你就看妳們立委辦公室的採購項目,真的就那麼清楚可以禁得起一條一條看?還是你也有一些灰色地帶,讓助理可以便宜行事的去作方便性操作,只因為這樣可以節省一些時間,把力氣花在重要的事情上?

不然,你羅淑蕾、蔡正元有本事就公布你的委員辦公室的行政帳冊阿。

在實務上,程序是一回事,但解決問題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有一個人跑過來跟我說,他為了遵守公司制度,所以事情做不出來,但這不是他的錯,這是制度的錯,那我會叫他回去寫履歷找下一份工作。因為這個人是為了執行程序而做事,不是為了解決事情而使用程序。在真實世界,執行者就要想出長短期對策去克服,不管是長期的制度改革、還是短期的遊走灰色地帶。



計較 "防弊"、但根本沒抓到重點

回到臺大醫院402帳戶的case,白色巨塔當然是有制度是需要檢討,402帳戶的功能也確實可以質疑,但要抓錯,就要抓到正確的重點上:年輕醫生的研究經費有著落了嗎?她們的研究有做出來嗎?有沒有把成果發表出來,在臨床上有參考價值呢?這才是重點。那些連勝文的打手們為什麼不談這個?你是不知道、還是不敢講?

今天402這個補充制度的重點,在於這是一個 "興利" 的制度,那你要質疑到他的痛處,就是要問:台大醫院有沒有針對402的研究成果作追蹤?這些核發出去的經費是丟到水裡了還是有實際的成果?你如果只是一味的去質疑臺大醫院在 "防弊" 這些事情上沒有作到位,那人們看不起妳們,說妳們是外行人在亂吠也是剛好而已。



你說人家不守法,你怎麼不問,這個法實際上能不能用?

而且作為立法委員,研究了那麼多402,你真正應該要質疑,那是什麼不合理的制度,導致這群醫生集體犯規?那我們作立法委員的,可以做什麼事情,讓法規從阻力變助力?你沒有,你就只是嚷嚷:他們不守法啦!你知不知道你的立院同事曾巨威,就建議應該利用這個機會,從制度上解決這個問題?

是你沒想到、或是你假裝不知道,就是因為妳們這些負責修法的人混吃等死,逼得人們不得不遊走灰色地帶?!這樣子,人家說妳們用行政權去打擊異己,不是剛好而已嗎?

總而言之,客氣的說法是:連勝文團隊是雞蛋裡挑骨頭,我才懶得理你。直接一點的講法是:那些錢放國外的人的問題才比較大勒,你要講別人有問題,就先把你在開曼群島、維京群島藏的那些帳戶掀出來給人家看阿。

我最不屑的就是哪些講別人最厲害,當別人用同樣標準要求自己時就低頭裝死,然後不道歉又轉提別的事的人。




想來想去,今天媒體整天在談402帳戶,就是因為老百姓根本就沒看到妳們這幫人的錢,被你們所以五鬼搬運到哪裡去,所以才會跟著妳們走。老百姓對於你們怎麼隱藏連勝文十幾位數的資產,絕對遠大於黃勝堅的帳戶款項那幾個零頭的興趣。

為了要讓資訊對稱一下、也為了預先準備國稅局過完雙十之後的推託藉口,於是花一點錢,把近日連勝文的Evenstar資料,下載整理一下。

藉此讓各位網友們自己比較,學習一下連勝文是怎麼憑自己的能力來賺大錢。







Evenstar 股權資訊


以下資料,皆來自香港政府的公司註冊處綜合資訊系統



Evenstar Advisor Limited, 成立於2004年

2004年5月創立時,原始股東如下:

1, James Yang, 楊定曄: 是這間公司的老大。看他的身分證開頭,估計是雲林人
2, Stephen Tsai: 沒有任何他的資訊,只有美國護照號碼,估計是個ABC
3, Albin, Wai yan Cheng:只有香港護照,也沒有其他資訊。

連勝文自己在PTT的發言,當時創業基金是700萬美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在文件裡面看到連勝文的名字,不知道藏到哪裡去了。請參考2004年公司創立時的註冊文件



2004年10月,董事會成員變更如下:

0. Stephen tasi / Albin, Wai yan cheng: 辭職
1, James Yang, 楊定曄:他沒變,依然是老大
2, Anson Chan, 陳耀璋: 新加入的成員。

這邊值得注意的是,怎麼這間公司,才剛創立半年,就有兩個人同時退股?我個人猜測是2004年連戰沒選上,原本股東覺得沒搞頭了,但外頭又有人覺得奇貨可居,於是就一退一進、換股權了。詳細資料請參考2004更換股東的聲明文件



2010年11月,董事會成員變更如下:

0, Anson Chan 陳耀璋:辭職
1, james yang, 楊定曄:沒變,繼續當老大

關於2010年的evenstar有兩種完全不同的看法。

第一種,連勝文自己在PTT的專訪中聲稱,Evenstar 在2010年把錢都賠光了。那如果真時是全部賠光的話,當時Evenstar應該有作減資後增資,也就是砍掉老股東的股票,然後注新資進去。那陳耀璋可能就是不願意再拿錢出來,然後就自然解職了。

但我認為第二種,可能性比較高:2010年,evenstar操作的基金 Evenstar Sub Fund I ,在2009~2010年都是得獎的 (參考這個網頁),照理來說Evenstar應該很賺錢才對阿,怎麼會這間公司持有的基金很賺錢、還得獎,但是後頭的公司卻虧光光呢?因此存在第二種可能:連勝文可能是在訪談中太緊張,口誤,記錯虧光的時間了,也許evenstar確實有虧光,但不是在這個時間,而在2010時,Evenstar其實是賺錢的。我估計這個的可能性比較高。

如果2010年確實是賺錢的,那陳耀璋退股的原因,應該是獲利了結,把錢拿去補她們的房地產的洞了。

不曉得背後動機是怎樣,反正陳耀璋就是退了,由楊定曄自己當唯一董事。詳細資料請見2010更換股東的聲明,以及2013的申報文件2014的申報文件


這串名單中,有兩個人特別需要注意,也就是楊定曄以及陳耀璋。

陳耀璋,是香港聲寶集團的第二代,作房地產。這個檔案是他擔任董事的香港公司資料。新新聞以及理財周刊這篇文章都說,他跟國民黨有千絲萬縷的人際關係。

楊定曄新新聞聲稱他跟連勝文是遠房親戚。他的核心事業,主要是在1998~1999年之間,大量買下富邦的香港子公司,包含證券顧問、代理等等。他最近也跟一個香港人合開了一間擔保公司(Yangtse security),我是不知道這是有新的搞頭、還是他事證券承銷產業中的一環?這個檔案是楊定曄擔任董事的香港公司資料。

上述這些資料,供各位參考。這個下載點,除了彙整了上述資料以外,以及一些細節資料。如果這篇文章沒人看,那大概就沒事了,文章若流傳廣一點,下載點大概就會被強制拿掉了。所以我個人建議是盡快下載,我如果被怎麼樣之後,還可以幫我廣為流傳一下。



我不打算針對上述這些原始資料再做什麼隱身探討,就留給各位讀者自己使用這些資料了。

在此預告一下,10月底,iamwilly's report將出刊最新一期系列文 《癌症就在你身邊》,請各位舊雨新知屆時再不吝前來支持一下。感恩~~^_^





延伸閱讀:

(加入會員就可免費閱讀封面文章了)

黃勝堅:<<生死迷藏>>
推薦預讀<女兒跪>,每次看,都是淚潸潸,,,,



2014年4月5日

最後關鍵時刻: 改選國會,建黨參政!

2014/4/5,

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
只要你一個眼神肯定,我的愛就有意義。

我們都需要勇氣,去相信會在一起,
人潮擁擠我能感覺你,
放在我手心裡,你的真心。

<<勇氣>>  演唱:梁靜茹   歌詞:瑞業



關注這次抗爭的人們,都可以感覺到,從四月初開始,持續將近三周的抗爭運動,在熟悉媒體規矩的資深政治人物的操盤之下,行政部門開始逆轉情勢。

在行政當局的成功操作之下,這場沒有基層組織、幾乎只靠著媒體傳播來維持力量的運動,聲勢已經被大幅度減少。支持者開始分裂、人們對於前景越來越悲觀,組織的力量開始削減,動員明顯被分散。

行政單位現在只要死皮賴臉撐過清明節這個周末,馬英九團隊基本上這關就過了。

抗爭隊伍,只剩下最後一擊的機會。

怎麼辦?

老規矩,先講結論: 開公民會議、國政會議,將是另外一個緩兵陷阱!解散國會,訴諸新民意,才能真正嚇阻老賊們繼續關門亂搞!



以清算為要脅、快速通過服貿草案


目前行政院已經提出立法草案 (兩岸協議處理及監督條例) 了,無論這個草案有多麼掛羊頭賣狗肉,但這個草案畢竟是抗爭團體的訴求,抗爭團體是很難拒絕回歸制度、讓立法院來審查的要求。畢竟這是抗爭團體自己提出來的。

學生退出立法院,馬英九作的第一件事情,一定是立刻清算黨內在這段抗爭之中不遵守馬意、或陽奉陰違的同志。而學生可以平安在立法院內度過這三周,主要就是立法院長的默許。新仇加舊恨,王金平絕對是第一個要搞定的對象。













一旦學生退出立法院,王金平就喪失一個最大的要脅籌碼。以成熟政治人物的習慣,既然已經喪失一刀斃命的機會,還不如妥協,等待下一次機會。

而馬英九最急著要的,就是服貿監督草案。因此,在國民黨目前的席次狀況,王金平拿這個草案來輸誠,引導立院快速通過這個草案,絕對是彈指之間的事。

一旦法案通過,在擁有立法院的認可之下,行政部門在法理的支持之下,就有絕對的正當性去談判了。

這個就是學生退出立法院之後,將會發生的事情。

程序上,國民黨完全是照合法流程來做,在法理上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但我想,人們對於這個結果,是不會認同的。人們依然會覺得,這些號稱是人們選出來的官員、這些所謂擁有民意支持的民意代表,還是背著人民亂搞,還是自己關起門來玩自己的,沒有在人民的要求之下來執行。

原因就在於,現在的台灣,沒有太多人認為現在這個國會、這個行政部門能夠代表人民!

因為人民認為這些國會議員根本沒有表達我們的聲音,也不認同這個行政單位有能力代表人民對外談判,所以我們只好自己站出來講話。所以人民在周末假期時不能去輕鬆一下,還要上街頭抗議!這些不能代表我們的人,憑什麼代表人民決定法案通過與否?憑什麼代表我們去跟其他國家談判?

如果重新反省一下整個抗爭背後的價值態度,抗爭團體,自然就知道下一步應該怎麼做了!



改選國會!
淘汰老賊,重新確立新民意!


當民意快速變化,舊的國會成員、行政掌權者無法成功反映民意時,最常用、或是說唯一的解決方式,就是透過重新選舉,重新確立新民意。


利用選舉,確認人民的多數看法;利用選舉,釋放人民的多元聲音;利用選舉,重新建立一個政黨的內部排序;利用政黨,淘汰掉被人民遺棄的過時聲音。


現在國民黨跟民進黨,同時都在提所謂的對話,但很不幸的是,這些對話,在當下這個關鍵時刻,是沒有用的!

而且可能不只是沒有用,反而會讓人懷疑是,他們是刻意讓人忘記,人們現在想要的,其實是改選我們的政治人物,建立新民意!



現在不是開會的時候


公民審議」或是跨黨派的溝通會談,在一般的時候,是最可以讓各方暢談自己的意見,最充分讓人表達想法,而不被簡單濃縮成「正反」「黑白」「對錯」兩極化的極端聲音,理論上是最能夠凝聚出共識、最妥善的方法。

美好的審議思維,前提是「在一般的時候」。在現在這個危急的時候,立意良善的公民審議,反而成為兩個政黨掩蓋真實政治利益的掩護。

兩個政黨、以及抗爭團體的領導人,首先會在對話的程序上先拖個幾個禮拜,然後在參與討論主談人選上再商議幾個禮拜,最後在見面的時間、地點、餐點等等話題上再談幾個禮拜。談到台北市立動物園的熊貓生第二胎、某款新的冰淇淋熱銷打破銷售紀錄,或是台股再次創新高,讓人民自然遺忘服貿這個話題之後,行政單位再偷偷的走後門,簽下服貿。大功告成,功德圓滿。

更不用說,人民為什麼抗爭?因為人民不只是不認同她們的程序而已,更大的是,我們根本不認為這群人可以代表我們去討論這件事情。

民主憲政的最高權力來源:人民,正在重新思考,是不是要把權力交給妳們這群人?

那麼,你們這群人,還在那邊談什麼憲政會議?經貿國是會議?你們是真的為國家好,還是不想重新選舉?打壞自己的選舉布局?避免自己失業?



江老師,請向人民效忠!


我相信這兩個政黨的國會議員,以及行政院高層,並不是怕自己失業,所以刻意轉移重新改選的話題,我善意的相信,他們只是忽然間忘記而已。

所以,就讓我來提醒各位政治學者、以及政治從業者們,最基本的政治學ABC當民意明顯與行政權、立法權明顯不一致的時候,這時國會議員與行政院,應自行解散國會、內閣總辭,重新改選國會,重新接受民意的檢驗,讓新的民意出現。

而這裡頭,擁有最大的權力、是個政治決定的關鍵人物,就是擁有內閣總辭、解散國會權力的行政院長。

江院長,您對這個政治學abc您必然再清楚也不過。但問題是,握有權力之後,您是否願意主動放下權柄,直接面對人民,公開讓人民檢驗您的政策、以及您過去這一年來的表現?













江老師,我是您的學生,我過去非常敬重您,我相信您是當今政壇的一股清流,是國民黨內少數值得期待的台灣未來領袖;而儘管最近發生那麼多事,包括流血抗爭,我依然敬重您如昔,因為我相信有些事並不是您個人能決定、但卻必須由您這個位子來扛下來的,而您也不會知道下面的人的每項執行細節,只是您位居高位,下面的人捅的簍子還是得算在您頭上。能夠勇敢承受黑鍋,是一個成熟實務工作者必須具備的能力,您在這回,做得非常好,然而背黑鍋的鬱悶心情,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我十分體諒您、也捨不得您被糟蹋。

但在訴諸最新民意上面,您肯定十分清楚這個政治學ABC,您沒有道理不知道。您絕對清楚,身為行政權最高首長的權力與義務的。

退一萬步講,您這時候辭職,或許會讓人誤會,您不支持馬英九。但您可以想,如果您代表國民黨來打立委改選選戰,用力的輔選,如果國民黨再次獲勝,不就確保您的施政可以更可長可久,可以一勞永逸的解決服貿爭議?

如果在您的補選下選輸了,那也是正正當當的輸了,您盡了您最大的努力來捍衛您的政策。您雖敗猶榮,您也是台灣歷史上,少數為自己政策負責的政治家!

不管選舉是贏是輸,您都無愧您是台灣首屈一指的政治學者、政治家的歷史地位!三十年後,口述歷史學者訪問您時,您將會很高興您當年做了這個艱難決定。

每個人要為自己負責,您要為自己負責,馬總統也要。

老闆提攜員工,不代表員工就要幫老闆背所有的黑鍋,尤其這個黑鍋是大是大非的時候。

您貿然幫馬總統背黑鍋,人民不會感謝您,只會讓人民更加懷疑,您不是向人民效忠,而是為您的老闆的私人效忠。



好了,回到抗爭策略。

假設行院長真的解散國會了,那麼抗爭團體怎麼應對?

如先前文章所說的,儘管國民黨這樣亂搞,但是由於民進黨完全是在混,所以就算是重新選舉,人們還是被迫含淚投國民黨。那到頭來也是沒有搞頭,過去六年的慘狀又要再重新來一次。

抗爭團體,若真的要為台灣好,只剩下一條出路:成立政黨,參選,拿下民意代表權!目標就是取得執政權!



建立政黨!
掌握體制權力,灰色政治的試煉!


只要是有參與政治事務的人,一定想過「如果是我當總統,我就要XXXX」,「如果是我當行政院長,我就要OOOO」。有這種想法很正常,陳水扁當年想過、馬英九想過,王世堅想過、邱毅想過,電視台名嘴想過,政治線記者也想過。學生們會想過,很正常。玩政治的人沒想過根本不可能。

但問題是喝了酒之後嘴砲後睡覺,跟來真的扎入政治領域,完全是兩回事。我相信我們的學弟妹,是沒有實際參政的心理準備的。

首先,在名譽上,從事政治這途,就要做好被人隨意斷章取義、被人想像成貪得無厭的壞人、講的話、動作被人隨便蒙太奇隨便剪貼的心理準備,被想像成滿腦子只想利用公權力謀取自己私益、滿手髒汙,光走進就會聞到濃濃鈔票味的壞人,是這個行業從業者的基本規矩。

然而,學生是很怕這些莫須有的頭銜的,害怕名譽被汙衊,是學生將會面臨的第一個考驗。例如我相信學弟妹們一想到她們若提出組黨議題,會立刻坐實「利用學運進入政壇」的謠言,就裹足不前。殊不知,這樣的謠言,就是為了嚇阻您們進入政壇的阿。

其次,在價值觀上,學生也很難接受、很難妥協所謂的灰色世界。

在真實世界中,純粹的黑跟白,是不多的,多數情況是黑白交錯的,而學生對這樣的看法,是排斥的。但也是因為學生排斥灰色地帶,所以才那麼勇往直前,財那麼可愛,才那麼珍貴。

第三,在手段上,學生也不太能隱忍、不見得有政治智慧去溝通、妥協,因為真實世界,多數是人的關係的好壞問題,個人關係好、不能接受的也變成可以商量,個人關係不好、明明是雙贏也會變成雙輸。

但是學生對於人際關係這種事情,向來是比較不屑的:阿就是看不起你們,所以才跑去佔領立法院的阿,阿現在是要怎麼跟你們把酒言歡、盡釋前嫌阿?

第四,學生都是血姓少年,而且比較老實,作什麼都是明著來的:要罵就大聲罵,要打就用力打,血氣方剛、氣壯山河,不怕頭破血流,只怕不夠理直氣壯。

可是真實世界往往是喊得大聲的不會贏,躲在後面挖坑給人跳的大內高手才是可怕,要參與實務政治,你不僅必須要能夠動用各種明的暗的硬的軟的黑的白的正式的非正式的各種奇怪方法,去搞定那些躲在後面的人,還要能夠比對手更黑,更快的搞定對手。

若要進入實務政治,就必須接觸、學習這個黑白世界的遊戲規則。請注意,我是說「學會規則」,不是說「接受規則」。每個人有自己的應對方法,我不會告訴您們,我是怎麼做的,我只會說,學弟妹們,您們必須勇敢去面對這個您們嗤之以鼻的規矩,然後找到您們自己的應對之道。

離開學校,進了真正的戰場,原本支持你的民眾,就不會再把你當學生,或因為你們年紀輕,就包容你們。因為你就涉及真正的利益糾葛,成為利益中的一環了。那麼,人們只會因為你們年紀輕,沒經驗,就更狠狠的把你們踩在地上,或是把妳們當成砲灰在用,吃完你的肉還要啃你的骨頭,絕對物盡其用。

你也許會覺得,你們現在已經有很多這樣的經驗了,但是相信我,在學校的經驗,無論你多有知名度,都是扮家家酒,因為你們沒有參與到真正重大的利益,手上也沒有夠大的權力跟壓力,去吃過真正的甜頭。也沒有因為涉及太複雜的利益,而偏偏都有得罪不起的壓力,最後只好放棄自己的堅持,不知不覺在好處、迷湯、日復一日的混局中迷失自我的時候。

無論如何,請記得:國民黨內的大內高手,都還跟共產黨內菁英差不只一大截,如果連在自己的國家裏頭,都沒有信心搞定這些人,您就不要期待自己能夠幫台灣人民解決什麼問題了。


















十分抱歉,這些事情是不堪的,照理來說不是妳們這個年紀的人應該要去碰的,這些鳥事,應該是我們這一代、以及我們上一代,在我們這時候應該要自己完成的事。但我們太差了,竟然要拜託您這一代來完成,實在是慚愧,實在是不堪。我這樣的請求這是不負責任的,但我們這些老賊確實沒有作好,那既然做不好,就下台,讓有機會作得好的您們,來試試看!


現在已經到了最後的攤牌時刻!

現在雖然局勢對抗爭團體很不利,再一點點不利消息,抗爭團體就撐不下去,但是其實行政團隊內部也好不到哪去,現在比的就是誰能撐得久,誰能守住最多的資源,撐得比對方久,誰就贏!

撐下去!撐過這個禮拜!

鼓起鬥志!打出最後一招重拳!狠狠的提醒人民,馬英九的權力是誰給予的?狠狠的提醒馬英九,他的代表性有多麼薄弱!

撐下去!別讓過去的努力白費!

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