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5日

最後關鍵時刻: 改選國會,建黨參政!

2014/4/5,

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
只要你一個眼神肯定,我的愛就有意義。

我們都需要勇氣,去相信會在一起,
人潮擁擠我能感覺你,
放在我手心裡,你的真心。

<<勇氣>>  演唱:梁靜茹   歌詞:瑞業



關注這次抗爭的人們,都可以感覺到,從四月初開始,持續將近三周的抗爭運動,在熟悉媒體規矩的資深政治人物的操盤之下,行政部門開始逆轉情勢。

在行政當局的成功操作之下,這場沒有基層組織、幾乎只靠著媒體傳播來維持力量的運動,聲勢已經被大幅度減少。支持者開始分裂、人們對於前景越來越悲觀,組織的力量開始削減,動員明顯被分散。

行政單位現在只要死皮賴臉撐過清明節這個周末,馬英九團隊基本上這關就過了。

抗爭隊伍,只剩下最後一擊的機會。

怎麼辦?

老規矩,先講結論: 開公民會議、國政會議,將是另外一個緩兵陷阱!解散國會,訴諸新民意,才能真正嚇阻老賊們繼續關門亂搞!



以清算為要脅、快速通過服貿草案


目前行政院已經提出立法草案 (兩岸協議處理及監督條例) 了,無論這個草案有多麼掛羊頭賣狗肉,但這個草案畢竟是抗爭團體的訴求,抗爭團體是很難拒絕回歸制度、讓立法院來審查的要求。畢竟這是抗爭團體自己提出來的。

學生退出立法院,馬英九作的第一件事情,一定是立刻清算黨內在這段抗爭之中不遵守馬意、或陽奉陰違的同志。而學生可以平安在立法院內度過這三周,主要就是立法院長的默許。新仇加舊恨,王金平絕對是第一個要搞定的對象。













一旦學生退出立法院,王金平就喪失一個最大的要脅籌碼。以成熟政治人物的習慣,既然已經喪失一刀斃命的機會,還不如妥協,等待下一次機會。

而馬英九最急著要的,就是服貿監督草案。因此,在國民黨目前的席次狀況,王金平拿這個草案來輸誠,引導立院快速通過這個草案,絕對是彈指之間的事。

一旦法案通過,在擁有立法院的認可之下,行政部門在法理的支持之下,就有絕對的正當性去談判了。

這個就是學生退出立法院之後,將會發生的事情。

程序上,國民黨完全是照合法流程來做,在法理上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但我想,人們對於這個結果,是不會認同的。人們依然會覺得,這些號稱是人們選出來的官員、這些所謂擁有民意支持的民意代表,還是背著人民亂搞,還是自己關起門來玩自己的,沒有在人民的要求之下來執行。

原因就在於,現在的台灣,沒有太多人認為現在這個國會、這個行政部門能夠代表人民!

因為人民認為這些國會議員根本沒有表達我們的聲音,也不認同這個行政單位有能力代表人民對外談判,所以我們只好自己站出來講話。所以人民在周末假期時不能去輕鬆一下,還要上街頭抗議!這些不能代表我們的人,憑什麼代表人民決定法案通過與否?憑什麼代表我們去跟其他國家談判?

如果重新反省一下整個抗爭背後的價值態度,抗爭團體,自然就知道下一步應該怎麼做了!



改選國會!
淘汰老賊,重新確立新民意!


當民意快速變化,舊的國會成員、行政掌權者無法成功反映民意時,最常用、或是說唯一的解決方式,就是透過重新選舉,重新確立新民意。


利用選舉,確認人民的多數看法;利用選舉,釋放人民的多元聲音;利用選舉,重新建立一個政黨的內部排序;利用政黨,淘汰掉被人民遺棄的過時聲音。


現在國民黨跟民進黨,同時都在提所謂的對話,但很不幸的是,這些對話,在當下這個關鍵時刻,是沒有用的!

而且可能不只是沒有用,反而會讓人懷疑是,他們是刻意讓人忘記,人們現在想要的,其實是改選我們的政治人物,建立新民意!



現在不是開會的時候


公民審議」或是跨黨派的溝通會談,在一般的時候,是最可以讓各方暢談自己的意見,最充分讓人表達想法,而不被簡單濃縮成「正反」「黑白」「對錯」兩極化的極端聲音,理論上是最能夠凝聚出共識、最妥善的方法。

美好的審議思維,前提是「在一般的時候」。在現在這個危急的時候,立意良善的公民審議,反而成為兩個政黨掩蓋真實政治利益的掩護。

兩個政黨、以及抗爭團體的領導人,首先會在對話的程序上先拖個幾個禮拜,然後在參與討論主談人選上再商議幾個禮拜,最後在見面的時間、地點、餐點等等話題上再談幾個禮拜。談到台北市立動物園的熊貓生第二胎、某款新的冰淇淋熱銷打破銷售紀錄,或是台股再次創新高,讓人民自然遺忘服貿這個話題之後,行政單位再偷偷的走後門,簽下服貿。大功告成,功德圓滿。

更不用說,人民為什麼抗爭?因為人民不只是不認同她們的程序而已,更大的是,我們根本不認為這群人可以代表我們去討論這件事情。

民主憲政的最高權力來源:人民,正在重新思考,是不是要把權力交給妳們這群人?

那麼,你們這群人,還在那邊談什麼憲政會議?經貿國是會議?你們是真的為國家好,還是不想重新選舉?打壞自己的選舉布局?避免自己失業?



江老師,請向人民效忠!


我相信這兩個政黨的國會議員,以及行政院高層,並不是怕自己失業,所以刻意轉移重新改選的話題,我善意的相信,他們只是忽然間忘記而已。

所以,就讓我來提醒各位政治學者、以及政治從業者們,最基本的政治學ABC當民意明顯與行政權、立法權明顯不一致的時候,這時國會議員與行政院,應自行解散國會、內閣總辭,重新改選國會,重新接受民意的檢驗,讓新的民意出現。

而這裡頭,擁有最大的權力、是個政治決定的關鍵人物,就是擁有內閣總辭、解散國會權力的行政院長。

江院長,您對這個政治學abc您必然再清楚也不過。但問題是,握有權力之後,您是否願意主動放下權柄,直接面對人民,公開讓人民檢驗您的政策、以及您過去這一年來的表現?













江老師,我是您的學生,我過去非常敬重您,我相信您是當今政壇的一股清流,是國民黨內少數值得期待的台灣未來領袖;而儘管最近發生那麼多事,包括流血抗爭,我依然敬重您如昔,因為我相信有些事並不是您個人能決定、但卻必須由您這個位子來扛下來的,而您也不會知道下面的人的每項執行細節,只是您位居高位,下面的人捅的簍子還是得算在您頭上。能夠勇敢承受黑鍋,是一個成熟實務工作者必須具備的能力,您在這回,做得非常好,然而背黑鍋的鬱悶心情,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我十分體諒您、也捨不得您被糟蹋。

但在訴諸最新民意上面,您肯定十分清楚這個政治學ABC,您沒有道理不知道。您絕對清楚,身為行政權最高首長的權力與義務的。

退一萬步講,您這時候辭職,或許會讓人誤會,您不支持馬英九。但您可以想,如果您代表國民黨來打立委改選選戰,用力的輔選,如果國民黨再次獲勝,不就確保您的施政可以更可長可久,可以一勞永逸的解決服貿爭議?

如果在您的補選下選輸了,那也是正正當當的輸了,您盡了您最大的努力來捍衛您的政策。您雖敗猶榮,您也是台灣歷史上,少數為自己政策負責的政治家!

不管選舉是贏是輸,您都無愧您是台灣首屈一指的政治學者、政治家的歷史地位!三十年後,口述歷史學者訪問您時,您將會很高興您當年做了這個艱難決定。

每個人要為自己負責,您要為自己負責,馬總統也要。

老闆提攜員工,不代表員工就要幫老闆背所有的黑鍋,尤其這個黑鍋是大是大非的時候。

您貿然幫馬總統背黑鍋,人民不會感謝您,只會讓人民更加懷疑,您不是向人民效忠,而是為您的老闆的私人效忠。



好了,回到抗爭策略。

假設行院長真的解散國會了,那麼抗爭團體怎麼應對?

如先前文章所說的,儘管國民黨這樣亂搞,但是由於民進黨完全是在混,所以就算是重新選舉,人們還是被迫含淚投國民黨。那到頭來也是沒有搞頭,過去六年的慘狀又要再重新來一次。

抗爭團體,若真的要為台灣好,只剩下一條出路:成立政黨,參選,拿下民意代表權!目標就是取得執政權!



建立政黨!
掌握體制權力,灰色政治的試煉!


只要是有參與政治事務的人,一定想過「如果是我當總統,我就要XXXX」,「如果是我當行政院長,我就要OOOO」。有這種想法很正常,陳水扁當年想過、馬英九想過,王世堅想過、邱毅想過,電視台名嘴想過,政治線記者也想過。學生們會想過,很正常。玩政治的人沒想過根本不可能。

但問題是喝了酒之後嘴砲後睡覺,跟來真的扎入政治領域,完全是兩回事。我相信我們的學弟妹,是沒有實際參政的心理準備的。

首先,在名譽上,從事政治這途,就要做好被人隨意斷章取義、被人想像成貪得無厭的壞人、講的話、動作被人隨便蒙太奇隨便剪貼的心理準備,被想像成滿腦子只想利用公權力謀取自己私益、滿手髒汙,光走進就會聞到濃濃鈔票味的壞人,是這個行業從業者的基本規矩。

然而,學生是很怕這些莫須有的頭銜的,害怕名譽被汙衊,是學生將會面臨的第一個考驗。例如我相信學弟妹們一想到她們若提出組黨議題,會立刻坐實「利用學運進入政壇」的謠言,就裹足不前。殊不知,這樣的謠言,就是為了嚇阻您們進入政壇的阿。

其次,在價值觀上,學生也很難接受、很難妥協所謂的灰色世界。

在真實世界中,純粹的黑跟白,是不多的,多數情況是黑白交錯的,而學生對這樣的看法,是排斥的。但也是因為學生排斥灰色地帶,所以才那麼勇往直前,財那麼可愛,才那麼珍貴。

第三,在手段上,學生也不太能隱忍、不見得有政治智慧去溝通、妥協,因為真實世界,多數是人的關係的好壞問題,個人關係好、不能接受的也變成可以商量,個人關係不好、明明是雙贏也會變成雙輸。

但是學生對於人際關係這種事情,向來是比較不屑的:阿就是看不起你們,所以才跑去佔領立法院的阿,阿現在是要怎麼跟你們把酒言歡、盡釋前嫌阿?

第四,學生都是血姓少年,而且比較老實,作什麼都是明著來的:要罵就大聲罵,要打就用力打,血氣方剛、氣壯山河,不怕頭破血流,只怕不夠理直氣壯。

可是真實世界往往是喊得大聲的不會贏,躲在後面挖坑給人跳的大內高手才是可怕,要參與實務政治,你不僅必須要能夠動用各種明的暗的硬的軟的黑的白的正式的非正式的各種奇怪方法,去搞定那些躲在後面的人,還要能夠比對手更黑,更快的搞定對手。

若要進入實務政治,就必須接觸、學習這個黑白世界的遊戲規則。請注意,我是說「學會規則」,不是說「接受規則」。每個人有自己的應對方法,我不會告訴您們,我是怎麼做的,我只會說,學弟妹們,您們必須勇敢去面對這個您們嗤之以鼻的規矩,然後找到您們自己的應對之道。

離開學校,進了真正的戰場,原本支持你的民眾,就不會再把你當學生,或因為你們年紀輕,就包容你們。因為你就涉及真正的利益糾葛,成為利益中的一環了。那麼,人們只會因為你們年紀輕,沒經驗,就更狠狠的把你們踩在地上,或是把妳們當成砲灰在用,吃完你的肉還要啃你的骨頭,絕對物盡其用。

你也許會覺得,你們現在已經有很多這樣的經驗了,但是相信我,在學校的經驗,無論你多有知名度,都是扮家家酒,因為你們沒有參與到真正重大的利益,手上也沒有夠大的權力跟壓力,去吃過真正的甜頭。也沒有因為涉及太複雜的利益,而偏偏都有得罪不起的壓力,最後只好放棄自己的堅持,不知不覺在好處、迷湯、日復一日的混局中迷失自我的時候。

無論如何,請記得:國民黨內的大內高手,都還跟共產黨內菁英差不只一大截,如果連在自己的國家裏頭,都沒有信心搞定這些人,您就不要期待自己能夠幫台灣人民解決什麼問題了。


















十分抱歉,這些事情是不堪的,照理來說不是妳們這個年紀的人應該要去碰的,這些鳥事,應該是我們這一代、以及我們上一代,在我們這時候應該要自己完成的事。但我們太差了,竟然要拜託您這一代來完成,實在是慚愧,實在是不堪。我這樣的請求這是不負責任的,但我們這些老賊確實沒有作好,那既然做不好,就下台,讓有機會作得好的您們,來試試看!


現在已經到了最後的攤牌時刻!

現在雖然局勢對抗爭團體很不利,再一點點不利消息,抗爭團體就撐不下去,但是其實行政團隊內部也好不到哪去,現在比的就是誰能撐得久,誰能守住最多的資源,撐得比對方久,誰就贏!

撐下去!撐過這個禮拜!

鼓起鬥志!打出最後一招重拳!狠狠的提醒人民,馬英九的權力是誰給予的?狠狠的提醒馬英九,他的代表性有多麼薄弱!

撐下去!別讓過去的努力白費!

撐下去!



2014年3月31日

服貿背後的中國政策(三):再拼一次台灣奇蹟!



2014/3/31,

頭前的路,不知多長多呢苦,看不著,走著一步算一步, 
雨水那落,已經打濕阮衫褲,這陣風,只是乎阮的心更加堅強。

成功的背後,嘸知有多少苦楚,
阮選擇的路,一定堅持到成功。

堅定的心伴阮向前走,請你會記著阮的名,
有人出世就好命,阮是用命底打拚,

嘸驚失敗慢慢向前走,運命不是天註定, 
只要用心來打拚,一定唱出阮的名。

<<堅持>>  演唱:翁立友,作曲:江志豐



學弟妹們前仆後繼的在台北苦戰,我在遠方,心中驕傲,但更焦急。

十年了,今年距離我進清大社研剛好整整十年。我既高興小我十屆的學弟妹們,繼承清大社會所的學術與社會實踐傳統,更超越我們的成果,在事關台灣未來的關鍵一役上站在第一線。

擁有資方的經驗之後,我略微明白,擁有權力的人,手上有什麼資源可以分化抗議團體,挑動抗議者的內部爭議,分化團體,最後各個擊破。我十分擔心,學生們能夠對抗這些手法嗎?會不會在分崩離析之際,草草的在關鍵問題上讓步了?

而我也擔心,同學們沒看透這個貿易協定的影響範圍,而貿然在執政者的操弄下答應了權宜之計。我更擔心這群未來最有能力帶領台灣往前走的生力軍,卻也在這次運動中失望、折損,消耗掉對祖國的熱情與認同,反而放棄台灣,遠走他鄉,一去不回頭。



怠忽職守的「前輩」 


看著新聞中,同學們被鎮暴警察強拉拖走,我們知道攝影鏡頭照不到的地方,會發生什麼事,不敢想,淚水止不住。看到運動的領導人得處理內外多種路線之爭,同時還得應付媒體、上節目爭取認同,我們膽戰心驚的聽學弟們講話,十分擔心若因為疲勞、不小心講錯話時,會怎麼被媒體利用。一整個禮拜,盯著台灣的氣象報告,就擔心30日當天的天氣不好,遊行的人不夠,打擊士氣

我知道參與運動對於年輕人來說是好事,年輕時多被打擊,更能豐富生命的深度與廣度。然而,這依然不是我們先前這幾個世代沒有把事情做好的藉口。如果我們這幾個世代,把事情做好了,哪還需要學弟妹們出來承擔這些事情?

同學們很抱歉,我們這些所謂的「前輩」,沒有把台灣經營好,不僅沒有把最好的留給你們,反而留給你們一個絲毫沒有理想性的執政黨,一個面對敵人時、手都不知道擺哪裡的反對黨,還有一個自以為是傑佛遜但其實也就是個趙括等級的雜魚領導人,我們這些自以為有經驗、自以為見過世面的「前輩」,做的這麼差,沒資格再指三道四,我們愧對你們。


























再創一個台灣奇蹟!


經過這系列文章的轟炸,相信大家都明白,服貿,其實就是中國政治的延伸,但是我們台灣對於中國的討論實在是太缺乏,我們從來沒有去想過,20年之後,台灣島內的中國因素,會膨脹成什麼樣子?

學弟妹們,請要想想,20年之後的台灣,您希望她是什麼樣子?台灣在整個東亞的區域經濟、社會文化中扮演什麼位置?而中國,又在未來的台灣之中扮演什麼角色?還有,台灣,又能在中國的國內政治、社會、文化中,扮演什麼角色?

很抱歉,這些「前輩」,並沒有給出踏實的答案跟方法,也許是時機未到、也許是先天愚笨後天偷懶、更有可能是自我設限。但是,難道我們就真的沒有機會,打破所謂的大國磁吸定律,再創另一個台灣奇蹟?

台灣,已經在經濟發展理論上扮演了許多次的異例了。以前可以,未來依然也可以!我們還可以再讓全世界跌破一次眼鏡!

40年前,台灣內外相逼,行政部門利用當時國際情勢的走向、以及國內的獨裁統治手段,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之下,開創了外人瞠目結舌的經濟奇蹟。40年之後,台灣再次走到了國家前途的十字路口,只是這次台灣的對手將是世界級別的頭等強國,企圖心也是前所未有的高,而且不再有外人會幫助台灣了,台灣必須要靠自己!

任何來到台灣的朋友,都對台灣人富而好禮,熱情好客有良好的印象,跟台灣人做生意的工作伙伴,也都稱道台灣人穩健踏實,說到做到,刻苦耐操,誠實講信用。這個國家的人民,雖然內部經常吵吵鬧鬧的不可開交,但一旦到了外頭,面對外侮,一定是用力揮舞著國旗,砲口一致對外。一個國家,擁有如此勤儉樸實、熱情可愛的國家,怎麼會被別人像切白菜一樣給剁掉?

台灣人民阿,我們血液裡流的是勇敢飄洋過海來的優秀祖先的基因,台灣民族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成長茁壯,在一個強大敵國旁邊建立起自己的國家,這樣國家的人民,是世間少有的優秀民族。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這個美麗的國家,純樸但強韌的人民,是不會輕易被擊敗的。上一代做不好的事情,新一代自己從頭來過!那些老掉牙的政黨,那些看了好幾年但始終沒有提出新想法的所謂「前輩」們,就讓它們走進歷史吧。國民黨、民進黨、親民黨、台聯黨、新黨、建國黨,通通成為歷史吧!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新一代的年輕人,我們靠自己、不假手他人,我們相信自己、靠自己的大腦醞釀出自己的政治理念、靠自己的雙手打造出自己的政治團體、用自己的肩膀扛住這個國家的未來,我們有能力、也有勇氣來帶領台灣人民,勇敢迎向台灣史上最大的挑戰。

這次拯救台灣,我們當仁不讓!換我們自己來!我們要忘記那些所謂的前輩的指引跟教誨,我們要勇敢的去挑戰未知的世界,讓我們走自己的路,讓我們自己擘劃屬於我們自己的未來!

讓我們再創一次台灣奇蹟!



天佑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