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2日

問題不在基本工資,而在不公平的加盟契約

2007/04/22,

最近勞委會想調整已經十年沒有更動的基本工資數額,甚至敢冒大不諱的去修改目前極為有利資方的最低時薪公式。毫不意外的,這引起企業主一致的反彈,尤其是目前使用最低時薪員工的相關產業,其反彈更是激烈,例如我目前正在研究的連鎖便利商店產業的加盟主們,更是其中的代表。

然而我認為,加盟主們的抗議事實上是用錯了方向。要抗議的不該是最低時薪(與公式)的調整;應該努力的方向是:加盟主自身應該要聯合起來,向連鎖總部爭取自己的權益,甚至重新簽訂一個合理的契約。

以下文章的論點,是我碩士論文的其中一部分,對文章內容有興趣、或有疑問的版友,請等待我三個月後(一切順利的話 =_=)會放在圖書館的論文。


台灣的經濟成長,基本上是建築在寬鬆的貨幣政策上,藉由寬鬆的貨幣政策來活絡資本市場、鼓勵外銷產業;然而寬鬆貨幣政策的直接代價,就是通貨膨脹。從1997年到今天這十年以來,台灣的通貨膨脹率大約是8%,而這些通貨膨脹,在這十年來基本工資完全沒有改變的情況下,等於是完全由僱工吸收。換言之,這十年來,政府沒有調整基本工資,等於就是減少勞工的實質薪資,讓勞工去承擔經濟成長的副作用;而企業主卻不需付出任何代價,就可以得到增加營收、營業利潤率上升的好處。

以這十年來通貨膨脹8%來說,若再將目前消費者物價指數與躉售物價指數的落差一併考慮(未來兩年消費者物價指數大概會快速上升,以趕上躉售物價的變化),那麼今天勞委會版本的最低薪資調幅11%就十分合理。因為目前的調整,只是把勞工本來就應該要拿到的那一份,還給他們而已。然而,這「合理的調整」,卻將原本就已經競爭過度激烈、在咬牙苦撐的便利商店加盟主,推向倒閉的絕境;這也是加盟主對調整基本工資怨聲載道的原因所在。

目前台灣的24小時便利商店產業,名義上為服務業,但實質上是勞力密集產業,需要大量溫柔而不具威脅性的勞動力,以確保門市可以24小時運作而毫不停歇。而目前除了都市化程度不高的地區外,在一般的都會區中,門市層次的競爭都已十分嚴重,各加盟門市的單店獲利已很不足,因此目前絕大部分的加盟主都已經是校長兼工友,不能把加盟主直接等同於「資方」了。現在的加盟主,除了要負責管理整間店的運作外,都要親自站櫃臺值班。藉由自己站班,敦節人事開支,來確保整間門市可以獲利,或至少達成損益兩平來避免倒閉。

目前身處於核心都會區,已經過度競爭的加盟主,完全就是倚靠這個不包含假日工資的不合理最低時薪計算公式,以及倚靠勞方徹底吸收通貨膨脹,才能在這個已經過度競爭的市場中生存。一旦工資調高或是修改時薪公式,他們就無法像以前一樣,將過去的過度競爭的低獲利代價丟給僱工來承擔,而必須自行承受過度競爭的後果。因此工資調整、時薪公式修正之後,可以預見許多加盟主會開始辭退員工,拉長自行站櫃臺的時間,最後在精力耗竭後而倒閉,白白被連鎖總部吃掉加盟保證金。

因為上述的直接衝擊,以及在目前親企業主的媒體的刻意引導下,這些沒有看到通貨膨脹成本的加盟主,就將倒閉的責任對準勞委會的工資調整方案;但這樣的訴求根本是倒果為因。加盟主不該把責任推給勞工(別忘了這些員工已經默默吞下十年的通貨膨脹了),而該思索:問題是否出在平常默默遵守的「加盟契約」上頭?

在我來看,加盟主不該在最低工資的議題上打轉,而應聯合起來,向連鎖總部要求「提高毛利保障數額,提高利潤分配比例,或是補貼部分人事費用」。加盟主經常忘記,自己並不是連鎖總部的基層員工,而是總部的「客戶」,根本不需要傻傻依照連鎖總部來行事,大可以站起來讓總部好看。

在這個基礎上,加盟主甚至還可以給政府壓力,要求政府以直接的政治力介入(而不是像目前這樣,只用公平會的決議蜻蜓點水帶過),直接要求政府協助雙方來談判,來修訂這些極為不合理的加盟契約,重新簽訂一個符合目前市場狀況,真正做到加盟主與總部雙贏的合作契約,而不是目前這種連鎖體系單面制訂、權益一面倒的定型契約。加盟主們請別忘了你們才是真正的頭家,連鎖總部、以及中華民國政府,都只是加盟主聘請來幫助自己的,加盟主實際上大可以不用那麼低聲下氣!

目前便利商店加盟主的處境,就猶如溫水裡的青蛙一般。目前台灣核心都會區競爭已太過激烈,如果加盟主自己如果不團結來跟總部討回自己的權益,而只傻傻的被總部引導,讓加盟主彼此砍來砍去,這樣子下去加盟主們不會有未來。如果政府不幫忙拿出一點政策來阻止這個不公平關係繼續惡化下去,而一味聽從親商的法商學者而以市場自由競爭為口號,放任連鎖總部繼續利用產業寡佔的特性榨取加盟主,這樣只是讓加盟主來承擔市場競爭的成本,讓連鎖總部取得寡佔地位的好處而已。


12 則留言:

Aeolus 提到...

Willy,

你說的很有道理耶...你是哪所學校的MBA啊?這樣的分析(或許是自己所學有限啦),感覺還蠻精闢的耶...本來覺得唸商學碩士要幹嘛~~看了你的一些文章,還真覺得該再回學校唸點書呢!

iamwilly 提到...

Aeolus,

我是唸社會學低,不是管院的啦XD 現在在清大社會所, 阿我自己的課題比較偏經濟方面就是了. 埃當學生就是很多事情都很菜, 希望可以趕快擺脫學生身分, 去外面看看世界.

那你哩? 你現在在從事哪方面的工作呢?

搶錢男 提到...

Dear iamwilly

您的看法及專業,我深感敬佩,意見不同反應了這件事的複雜,謝謝您讓我有機會看到您寫的這篇報導,我想我對基本工資有了不同理解的層次,只不過我是一直站在需要幫助者的這一邊,勞工待遇極待努力的方向千頭萬緒,我希望政府不要只看到"面子"層次,趕快找到問題根源,多做些看不到的"裡子"工程,也是很重要的。

iamwilly 提到...

搶錢男:

您客氣了。我與您的意見其實也不完全相反,只是凸顯的重點不太一樣。而且這個問題確實不容易解決。

您的文章幫我省了不少錢,在這裡感謝一下~Orz

某超商加盟主 提到...

我是某超商加盟主非常認同您的論點,深知加盟合約的不合理卻無法要求總部改善,
期待您研究的論文早日完成,如有需要相關資料本人也願意提供.

iamwilly 提到...

某超商加盟主,

很高興我的文章有引起加盟主的迴響,聽到您的回音很振奮人心!

我現在正在寫稿中,也確實還欠缺很多資料,而我也真的很希望跟您談談,想聽聽您對我論文的想法!若您願意聊聊您的酸甜苦辣,那為了避免透露您的身份,就請您寄信到我email吧~ 非常感謝!

這裡面有我的email,真的非常感謝~

Coral 提到...

您好
我是輔仁大學新聞系的學生
最近要作一個調漲基本工資對企業的衝擊的專題
在辜狗找了找就連連來這裡
覺得你的文章寫的很好
想請問你有沒有時間可以接受我們的訪問
(電訪或面訪都可以)
這裡是我的mail
coratttf@gmail.com

iamwilly 提到...

作研究的人有接受訪問的義務,只是說針對你的問題,我有資格談的部分其實不多,因為我的專長跟你的題目有些差距XD

無論如何,接受訪問當然是可以的,希望對各位的專題有所幫助^^

無尾熊 提到...

剛好我的名字與你差一字也是吳偉X,

有些事情不是完全理論上可以解釋的,舉我們公司為例,是在台南的傳統製造業,在民國89年由於南科剛開始成立,況且當初的景氣還可以,於是公司就算在中國時報徵人啟事註明大學無經驗起薪3萬8千元,碩士4萬5千元,依舊找不到足夠的人或者說公司的人也留不住,可是現在在104徵求1位大學辦事員薪水2萬8千元卻來了100多人,甚至趕快關閉徵人啟事

景氣真的很差,

您講的很有道理,就像我們現在上班一樣,下班後留晚一點可以報加班或補休,可是卻沒人敢開單子,當然您可以說做這麼辛苦,為甚麼不換工作?當然可以換工作,問題是下一個工作薪水可能連2萬5千元都不到

同樣,加盟者也一樣,還未投入者的技術原料要從那裏來,就算有這些東西,名聲要從那裏來,沒有名聲誰要來你這裏消費呀,已加盟的人都已投入這麼多東西了,能不繼續下去嗎?

iamwilly 提到...

無尾熊:

我不是很瞭解您想要表達的東西耶......


PS. 我以前的外號也是無尾熊喔....~_~

AoiPisces 提到...

我猜, 無尾熊的意思是, 加盟主目前是完全處於弱勢的狀態, 有太多人想加盟了, 可替代性太高了。在這種狀態下, 幾乎是沒有籌碼可以談判的。當然有辦法可解, 只要所有加盟主可以聯合起來, 那當然就有籌碼了, 不過目前的情況是不可能。

iamwilly 提到...

AoiPisces,

歐,原來是這樣。

那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要表達的跟無尾熊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