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2日

美國紀行之七:殖民與現代化?—(3)


2006/09/02,

甚麼是「美」?甚麼樣的東西,我們覺得是美麗的東西?以前我從不覺得這是重要的問題,但最近我才發現這茲事體大。


出發前一個禮拜,滿腦子都在掛念出國可能遇到的情境,心裡十分不安;而我無意中搜尋到酪梨壽司的「歸國學人」。我從酪梨壽司此文得到的訊息是:台灣人太會打扮了,而美國人都不太打扮。這個訊息真是讓我大大放鬆了一下,想說紐約人也是跟我一樣糟糕嘛,看來我不需太過憂慮。

結果呢,我一下飛機,卻發現紐約人不像酪梨壽司講得那樣阿,尤其是在曼哈頓島上面更是如此。他們穿衣服還是很周到,還是有所裝扮,跟我這種窮酸打扮還是有很大落差阿。雖然儘管每個人都穿夾腳拖趴趴走(他們真的很愛穿夾腳拖喔),但是那個夾腳拖也都是有品牌的耶;儘管每個人都挺著小腹穿露肚裝(除了soho區少數有練瑜珈的草食動物以外),但那個肚子仍是整體造型的一部分阿。

因此在紐約時,我認為酪梨壽司的說法言過其實。


30天之後,我離開紐約,展開日本七日遊。我一進入機場捷運,馬上就意會到我過去30天的想法真是大錯特錯,因為這時我才驚覺到,我沒有拿台灣上班族跟美國上班族比、沒有拿美國窮學生跟台灣窮學生比,而是拿美國上班族跟台灣窮學生比。難怪我會有「美國人很會打扮」的觀感。

我之所以會犯下這種嚴重錯誤,是因為其實美國的上班族跟學生,在穿著上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Wall street的人除外),所以美國的上班族跟學生的身份屬性,其實不容易用衣著來判斷。但是日本就完全不是這回事。

日本人(尤其是女孩子)超級會打扮,不管是學生或上班族都是一樣。對我這個剛從美國晃過去的窮學生來說,我走在日本街頭的第一天,真的只能用目瞪口呆來形容我的感受:滿街化妝的超級漂亮、舉止超級幽雅、衣著超級華美的漂亮女孩在我身旁經過。那就好像你剛踏上火星,看到滿街火星人的感覺一樣。當然啦,除了驚訝以外,還有非常非常多的快樂啦。

直到這時,我才體會到酪梨壽司的看法確實是真知灼見。



之前跟某同學聊天,她說她去日本最大的改變,就是學會化妝,以及出門會化妝。我想這大概是每個去過日本(尤其是東京)的「東亞女生」都有的感受吧?因為每個人都化妝,久而久之,不化妝就好像是失禮一樣。而且她們上的妝,可不是簡單的淡裝喔,我自己是沒有化妝過啦,不過猜那起碼都要花上半小時,才能把那個妝弄好。這可是犧牲寶貴的睡眠換來的呢。據某位韓裔留學生的告白來看,這樣的生活起碼是在高中時代就已經養成了。

目睹這個景象時,一開始並沒有太多的想法,只覺得日本人真奇怪,幹嘛要花那麼多時間在這種事情上面阿?難道日本人不相信天生麗質嗎?他們原來的模樣明明也不錯阿,幹麻浪費那麼多時間把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


日本女孩的裝扮,除了帶給我無數的喜樂以外(畢竟我也是個男人),也帶給我一些困惑。我在東京待三天,這三天之間看過許多化妝妹,但是看越多就覺得越疑惑:咦?眼前這個正妹,不是早上出門就遇到過嗎?…疑?剛剛錯身而過的正妹,不是昨天才在電車上坐我隔壁的女生嗎?…咦?剛剛那個女生,不是剛剛才在書局裡面看過嗎?奇怪,難道日本國真的有那麼小,導致每天都會遇到同樣的人?

我當然不是遇到同一個人,而是因為日本女孩打扮起來,每個人都很相像,再加上我是一個完全不會認人的大脫窗,所以才會覺得一直遇到同樣的人。她們打扮得有多相像呢?以矢田亞希子的照片為例吧:



日本女孩化妝後的模樣,基本上有一個基礎結構,而那個模型舊電視上看到的明星差不多,只是有的女生可能頭髮短一些,所以那個女生的模樣就是上面那個樣子加上過肩的小捲髮;有的女生可能眼睛或嘴巴小一點,那麼那個女生就是上面那個樣子配上稍微偏小的眼睛或嘴巴…;這個模式可以類推到絕大多數的女孩子身上。最重要的是,女孩們永遠是皮膚細緻白嫩、頭髮一定會想辦法染一點金色,同時搭配上粉色系外衣,以及一雙走路會喀喀喀的高根淑女涼鞋。請不要懷疑,日本東京的特定街頭(例如澀谷),真的就是滿街的「眼睛稍小的矢田亞希子」、「嘴巴稍小的矢田亞希子」、「頭髮梢長或稍短的矢田亞希子」趴趴走。

(在這裡順便糾正一個天大的錯誤:許多人說日本女生很醜,少數漂亮的都跑去當AV女優了,所以AV女優是日本最漂亮的女生。在這裡姑且不論漂亮的定義是甚麼,但是這個說日本女生都很醜的謠言絕對是錯誤的。川島和津實以及中島廣香可說是日本女孩的常態(我指的是臉蛋、不是身材)。日本女孩決不是謠言所說的那樣。)


日本女孩的打扮,讓我不自覺的想起Michael Jackson,乍聽之下好像沒有甚麼關連,但事實上,這兩者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的。請看Jackson的前後期照片:















Michael Jackson漂白的原因,我想我們心中都有底,我自己就很能體會Jackson漂白的動機;我在曼哈頓時,我就想讓自己看起來白一點,好像只要白那麼一些些,就可以離中國城遠一些,就可以更接近曼哈頓上流社會一點。我內心這個不足為外人道的私密感觸,我想既可以類推到Jackson身上,應該也是日本女孩拼命化妝的原因。


是甚麼原因,讓美國人可以悠遊自在的穿夾腳拖趴趴走、而日本女孩卻得穿高根涼鞋,非得把自己的腳變成這副德行?是甚麼原因,讓美國白種人可以快樂曬太陽,拼命跑跳,完全沒有膚色過黑的問題,但是其他人種卻必須美白,必須放棄在戶外運動的機會以求讓自己看起來白晰動人?

至於背後的原因是甚麼,我想就相當清楚了。只是我好奇的是,在1000年前的歐洲,當時是否也曾流行過,要把膚色弄得黃黃的,把頭髮弄成黑色的風潮呢?不知道有沒有人找過類似的資料呢…。

去美國晃了一圈,我可以有把握的說,我對所謂先進世界的認識(無論是正面或負面),已經跟出國之前有很大的進步;但在「美」這個議題上,平心而論,我並沒有徹底超脫出原先的格局,仍然受限於原先的知識邊界。舉個例子來說,請問你能用分析日本女孩的方式,同樣冷靜而不受干擾的分析下面這位正姐嗎?你能夠用對待一般常人,而不受它的外表而蒙蔽的跟她互動嗎?



上面那張照片可能還容易一些,那麼下面這張呢?你禁得起這位正姐的直接凝視嗎?在你雙眼直視她10秒後,還能夠保持平靜心情嗎?還是說你整個人都已經軟掉了?



屋,我想說的是,關於這個議題,我目前仍只會打嘴泡,根本沒有實踐的能力。希望以後慢慢地會有進展。...沒想到,本來只是一趟輕鬆觀光的無腦旅程,竟在無意之中也帶給我反省的契機。




由於已經進入九月,我已經沒有時間繼續寫遊記了;再加上最近幾篇文章的品質越來越差,我對自己也有些失望,因此下一篇文章將是這個系列的最後一篇。最後一篇要談的,是我跟我媽媽的關係,希望這種比較軟性、又有點八卦的內容,可以提升一些人氣...=_=



--

2006/09/05, 後記

剛剛轉電視時,無意中看到男女糾察隊這個節目,其中有一集談到每個日本女孩都會減肥。這解答了我一個一直存疑的問題:日本女孩子到底是因為飲食真的太清淡所以很苗條,還是她們減肥減得太拼命,所以很苗條。救男女糾察隊現場的一面倒反應來看,日本女孩肯定比台灣人更拼命減肥,日子比台灣女孩更難過...

靠!這個節目實在是太賤了,我以後一定要按時收看...

2 則留言:

origin2 提到...

歐洲人(美國人也是)很喜歡把肌膚曬成「古銅色」啊!那是象徵健康的顏色。

我想 Michael Jackson 想要白的動機跟日本女生應該不太一樣...?

還有,根據我東京觀察一週間的結果發現,日本高中女生化妝技巧並沒有很好,
所謂日本女生從高中開始訓練化妝應該是一個誤傳,OL 化妝技術才很好...

還有吳偉立你認人不是普通爛,是非常爛謝謝。

iamwilly 提到...

我也覺得我很不會認人,例如我媽就沒這個問題...=_=。不過你不覺得她們的粧都還蠻像的嗎(在OL這個層級來說)?


在歐美想把皮膚曬成古銅色的人,應該沒有白種人以外的人種吧?你應該不會聽到一個阿拉伯裔或非裔的法國人,特地跑去馬賽去曬皮膚這樣的事情。

我比較傾向,把皮膚曬成古銅色這件事情,是「白種人內部」,辨認彼我階級身份、或生活形態的象徵;我不會把「曬皮膚」這件事情放在種族的脈絡下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