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31日

服貿背後的中國政策(二):台灣的作為與不作為

2014/3/31, 

上一篇是中國的20年計畫。這篇我們就來看看台灣的因應之道。

平心而論,中國與台灣這盤棋,無論是誰來下這盤棋,都是很難下得好的。

中國方面,手上車馬砲樣樣齊全,台灣手上雖然還有一隻超強、而且對方沒有的皇后,但卻白目的自己走到角落去,對方立刻實施關牆角,再也動不了,還能動的就剩一隻馬跟幾支殘卒。請問這樣的棋局,如果是你,你怎麼下?

中國不僅有絕對優勢,更不幸的是,中國派出的棋手還是一個殲滅黨內無數高手、在關鍵時刻更是屢屢一劍封喉的狠角色,下棋時常常暗底踢對方一腳滋擾對手,為求勝不擇手段,沒有棋品可言的流氓;偏偏台灣方面的棋手還是一個連在大好局勢下展開鬥爭,都可以輸到沒台階下的天兵。

流氓vs天兵,這樣水準的人,這盤棋還有什麼好期待?














馬期待可以跟習近平直接碰面,一副就是碰了面就什麼都搞得定,但我們這個等級的選手,但他碰了面想談什麼、能談什麼? 就算見了面,也只是平白給對方海削一頓而已。

中國的目標妳知我知、習近平知、歐巴馬知、馬英九知、蔡英文知,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在「一超多強」的格局之下,台灣沒有辦法拒絕中國,台灣必須面對這個有強烈非分之想的超級強國,未來局勢之兇險,今日就可以預見。馬英九是下不過習主席、整盤棋被牽著鼻子走是沒錯,但平心而論,若是換我們上,很有可能也不怎麼樣。因為局勢確實是不容樂觀。

好,安慰話講完,讓我們來看看國民黨是怎麼下這盤棋的。



「投降輸一半」的國民黨中國政策


國民黨絕對明白中共以商圍政的策略,以實際的談判策略來說,基本上就是中國想要台灣開放什麼,國民黨就要中國也要跟著開,但是中國開得幅度必須要比我們的大,只要中國有讓步,而且對我們有傾斜,那就好了,趕快見好就收。

從ECFA到服貿,國民黨的中國政策十分一致:中國是無法拒絕的,而且接觸之後也打不過,所以乾脆利用對方還沒有完全ready的時候,直接在對方選定的戰場上決戰,並利用對方還無法殲滅我們的時刻,談一個好一些的投降條件,避免無謂的犧牲,盡量換取較佳的待遇。正所謂「投降輸一半」是也。

對國民黨來說,被擊敗的大勢無法迴避,所以只能盡量凹,能凹一點是一點。

對中國來說,開大開小無所謂,只要台灣敢答應,多大多小都可以,反正我看的是十年之後的大局,哪在乎現在多送一些禮物。

國民黨應該會自認:他們已經盡了他們最大的努力,努力的把投降的紅利做到最大,盡可能幫台灣爭取到最大的一塊餅。可以交代了。

也許人們對於「投降」兩字很難接受,因為這兩個字有太多的道德意涵,讓人聯想到漢奸、共奸、台奸等負面字眼。但撇開道德倫理的抽象辭彙,客觀的評論,國民黨的投降政策是有道理的。



國民黨: 妥協是不得不的選擇


漢民族主義者說,因為吳三桂開山海關,所以漢民族被異族統治250年,所以吳三桂是漢奸,可恥。可是如果我們想吳三桂當時若不開門,李自成若再蹂躪中國五年,漢民族可能就被李自成屠到滅族了,那你吳三桂的關寧鐵騎還誰來養,還癡癡的守著山海關幹嘛?今天可能會說引清兵入關,是漢奸,但在當時情況來說,這也許才是保全多數人利益的最佳選擇。

今天台灣人說,辜顯榮帶日軍進入台北城,趨炎附勢,是台奸,可恥。可是若我們想想當時清正規部隊的老大帶頭落跑、整個台北城完全沒有防守、城內燒殺擄掠的事件此起彼落,過兩天日軍就兵臨城下,然後要你冒著事後被屠城的風險,然後拿棍子跟日本人打?一個沒經世事、爛命一條的血氣光棍大概會一咬牙之後說跟他拼了,但你若有家庭有小孩、上頭還有父母,你就算自己不想活,你也得為家人想想,那除了開門,還有什麼選擇?

低聲下氣的迎接新的政治主子,是活得十分窩曩、很不光彩,但你至少可以保住你、你家人、你鄰居的一條命。說不准還可以從佃農變地主。孰輕孰重,旁人沒資格說三道四。

講這個的原因是,若是撇開漢賊不兩立的道德視角,實事求是的去分析戰和的決策的利弊,你會發現選擇投降、選擇恥辱的活下去的人,不見得就一定錯。

我並不是說英勇反抗的人就不對,恰恰相反,就是因為投降是十分合乎常理、苟且偷生還有機會可以活下去的選擇,反而更凸顯了這群做出另類選擇的勇氣跟堅持。






















散場前的狂歡


國民黨、或著說馬英九決策團隊的「投降輸一半」的政策,背後的想法就是:明白自己打不過,所以就不要再掙扎了。趁局勢還不錯,趕快換一個好條件,趁天還亮著,早點下班,想幹嘛就去幹嘛了。

只是說喔,如果有機會的話,最肥的那一塊,是不是可以留給我做個紀念?就當成我努力服務的服務費囉?反正這塊餅我已經盡量的去爭到最大了,今天大家有餅可以吃,主要也是我的功勞,那塊比較肥的分給我,也是應該的吧?

這個心情可以理解,這就像公司上市,賺最多的一定是董事長跟總經理,小員工有拿個紅利配個股票,最多也就這樣了。

也許明天大夥就要各奔東西,但在這最後一夜,就讓我們好好狂歡最後一回吧! 

可以預見,未來15年的台灣,有關係、有影響力、有關鍵資產,能夠影響大局的人,將會更加的富有,因為中國要爭取台灣人的認同,那就需要在地有力人士的協助,那利益均霑當然是一定的。

吳三桂後來變成藩王,要不是不夠廣結善緣、太過高調,區域勢力起碼再維持一個世代沒問題;辜顯榮從日治時代成為台灣五大家族後,一直是以有錢大家賺的態度,與統治者維持良好的關係,歷經百年不倒。

台灣未來十五年將歷經的改朝換代,勢必又會有一批新的紅頂商人,這群人也將成為下一個五十年,檯面上統治台灣的樣板人物。這個狂歡夜,也就是為了這群人而設的。



















您別急著露出不屑的表情,也許,你與我,也將會是這群被雨露均霑的利益團體之一。影響力越大,能得到的利益,也就越大。

因為,你比較值錢,值得中國花一些資源來搞定你。

台灣人的下一代,將持有中國護照,持有人民幣,在海外的實質購買力比歐美人強上許多,下屬也許還一堆白人上去夜店喝酒歐美系帥哥美女競相倒貼,只因為他/她們覺得黃皮膚比較美、會講中國話比較屌、拿人民幣的比較有錢。

只是這些在全世界受到良好對待的新新台灣人,將不會記得台灣曾經有一位用盡一生心血,結束獨裁統治、只為了催生自己國家,建立民主憲政體制的李老先生,也不會記得千千萬萬個為民主打拼的無名英雄。這些新新台灣人,將不會知道,以前我們曾經是頭家,我們曾經能夠決定自己的總統。1980~90年代的街頭抗爭、將會從歷史課本中消失。2014年的太陽花學潮,將成為台灣民主的絕唱。

你,台灣人,決定好自己的價碼了嗎?




採用逐條審查,等於選擇國民黨政策


馬英九現在的服貿策略,就是想辦法讓服貿活著。只要服貿這個項目不要消失。至於裡頭的細項是什麼,誰分的比較多,那無所謂,那都是可以退讓的。一如中國對台灣的態度一樣。用現在國民黨的語言來說,就是逐條審議、逐條表決。

只要民眾接受逐條審議、逐條表決,接下來就會從外部紛爭變成台灣內部的紛爭:是你的那塊比較肥、還是我的這塊比較甜,就是爭執哪個人能從投降的過程中,吃到最大的那塊。只要炮口向內,接下來,就等著被逐一切割處理、各個擊破。

接受了逐條審查、接受了服貿框架,人們就不會再去問:為什麼這塊餅是長這樣?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吃餅?我們可不可以吃滿漢全席?你就不會再去想,投降之外的可能性。

你也許會問,為什麼國民黨要勸誘台灣人民選擇他們的路線?其實也不難理解,因為一旦走上這條路,國民黨必然是分到最多的一群人,畢竟中國是不會虧待開城門的人的。

或許國民黨不會在台面上的分贓中得到最多,但事後算起來,最肥美的一塊,一定留給他們,之後也是要靠它們這群人來控制台灣。因為他們的貢獻最大,也最聽話。

聽起來接受國民黨的投降路線,好像很可怕?不見得。我還是要重申,我們必須客觀權衡各種政策的優劣與可行性。

國民黨的政策,缺點是明顯的,國民黨把這個國家最榮耀的民主榮光當成白菜來賣,不過他們確實努力在極大化台灣的經濟利益(當然你可以批評國民黨是優先鞏固自己的利益,不過我覺得這是合理的行為,若是你我站在那個位置,也難免不會做同樣的事),對於某些商業團體來說,其實國民黨做得不錯。

是的,對於這個選項,我們非常不滿意,不過,真正難以接受的是:我們竟然沒有其他的選項!



民進黨的中國政策?


台灣最重要的反對黨,下野6年來,至今仍未反省出一個可行的中國政策,請注意,是「可行」的中國政策。如果加計陳水扁執政這8年,總共14年的時間,台灣民主運動中最重要的政黨,在中國政策上完全空白。

一個對中國沒有全盤計畫的政黨,他能夠提得出國家20年之後的願景?就算民進黨提了,沒有立基於扎實國際關係的願景你會相信?

現在台灣的處境,已經不是20年前李登輝面對的中國、不是40年前兩蔣面對的中國,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這種鴕鳥政策能應付的。中國已經打到家門口啦,你還在掩耳盜鈴?

你民進黨可以看不起國民黨挑好走的路走,可以用道德語言批評國民黨賣國,可以自以為清高的調侃國民黨自肥,但民進黨依然無法迴避自己的無作為。

是的,台灣人民早在2009~2010年ECFA時,台灣人民就已經明顯表現對於馬英九的中國政策的疑慮了,但為什麼台灣人民在2012時還是選擇馬英九?

沒錯,投降是一個爛選項。但投降終究是一個可行的選項。

民進黨,整天講馬英九賣台。對啦,馬英九是賣台啦,但人家起碼是賣了一個平實的價錢,若再考慮他在中國歷史上與趙括齊名的運籌帷幄水平,能得到這樣的成果也算是可以了。那你民進黨罵馬英九能力不行,但民進黨你自己連方案都不知道再哪,連上台講話的資格都沒有!

更何況,就算台灣人真的決定要投降好了,也得靠你民進黨提一個option來競爭,不然馬英九壟斷了談判的市場,他也不會認真去談條件,就跟中油壟斷油品市場一樣,反正就只有馬英九這家店買得到汽油,他開什麼爛條件,我們也只能照單全收。



民進黨若繼續空白,就該解散了


若民進黨在中國政策再繼續空白下去,就算2016年國民黨推出馬小九出來競選,唯一政見就是「承繼我主人的中國政策路線」,我估計這隻狗也可以順利當選。因為台灣人民沒有其他選擇,我們只能繼續含淚投給這條狗。

沒辦法,因為我們沒有其他選擇。

不要以為我在開玩笑,如果民進黨繼續不思進取,我也只能跟著一起賣台。差別在於,我會自己談價格,賣價可能比馬英九好一些。

今天台灣人民會「再次」站上街頭,都是因為你們民進黨在這個議題上的空白!因為你們這些專職的政治工作者怠忽職守,才讓我的學弟妹們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學術工作,自己站在社會運動第一線,這些鎮暴警察毆打在我的學弟妹身上的傷痕,都是為了你們而承擔的!

這些警棍,應該是要落在你們身上才是!

台灣如果被中國買下來,問題不在國民黨,國民黨選擇的路線是一條很容易理解的路。但是民進黨,你對中國這個台灣最為巨大的競爭對手視若無睹,在中國崛起的過程中,無法用對方能接受的方式與對方展開互動,建立你自己的中國態度。你說對方不理你,但這不是理由,你是中華民國的政黨,你必須想出方法讓中國能夠接受你,這是你的份內工作。

如果民進黨做不到,就是愧對台灣人民交付給你的任務。如果做不到,那你們,民進黨,應該解散。你們沒有資格拿中華民國的政黨補助,沒有資格再跟台灣人民索取政治獻金,因為你們在這個事關台灣生死的關鍵議題上完全空白!

而且講得更遠一點,2016年你們若繼續在野,未來十年國民黨大概也會把台灣都賣得差不多了,2025年的新台灣特區,也沒有你們的容身之處了。趁現在先散了還可以有一個美好的下台姿態。


















看完了台灣內部的作為與不作為,先不用急著放棄遠居海外,來看看學生們吧。

下一篇、也是最後一篇,看看我們這些年輕人,可以衝出什麼吧!










4 則留言:

莊凱政 提到...

您好

我在朋友FB上看到他轉載您的這幾篇文章,
關於第二篇,我的想法與您有點不同。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關於這次服貿我聯想到的是幕末時代:日米修好通商條約 >> 尊王攘夷運動 >> 幕長戰爭 >> 戊辰戰爭 >> 西南戰爭。

現在已經進展到尊攘運動了,以我看,今後還會三次大的衝突:1. 國民黨的垮台,2. 國民黨殘餘勢力的反撲,3. 新執政黨內部的分裂。

新執政黨是誰?其實我不敢確定是不是民進黨。但我確定國民黨肯定是沒什麼未來的,雖然現時國民黨挾中國自重(成語:狐假虎威),但是國民黨不見得是中國唯一能找到的代理人,台灣投降主義者和投機主義者多不勝數,也不見得非國民黨不可。

古睿特古睿特 提到...

你的文筆太過浮誇,總和看下來反而凸顯就是個沒料但又ego膨脹過頭的小鬼。

兩句話說完的東西,硬要繞出幾千字:國民黨計畫投降輸一半幫自己和台灣都爭取價碼,民進黨反對賣台但毫無現實對策。

問題是你絲毫提不出任何實證輔助上數論點,通篇腦補空想還夾雜一堆自以為的語氣。

光是看你把服貿逐條審查理解為內部分餅機制,就知道你根本對審查的意義徹底無知。

你懂不懂條約是什麼,以及江宜樺為什麼說「一條都不能改」?


更可笑的是把被鎮暴警察毆打的人稱作「放下自己的學術工作的你學弟妹」!

一鎮暴警察動棍是在衝政院那天,是這些脫韁野馬,不是你形容的正當社會運動環節。

二這些人何時可以被概括成你的學弟妹了?你何方神聖人都沒到場就要攀關係想收割?

三一群大學生小毛孩加上社會人士。他們放下「課業」被你說放下「學術工作」,那這些人又被你收編為學弟妹,啊你的學術工作成就豈不是更在他們之上了?

這種浮誇的筆調用詞奉勸你能改早改,沒料就不要寫那麼冗贅的東西(還配一些洩漏了你生嫩宅氣的影劇截圖)。
看就是個沒社會經驗的碩士煙酒生寫的,用來唬弄比你更無知的大學生的腦補文。

出社會的看了都在笑。

carlojam 提到...

""今天台灣人民會「再次」站上街頭,都是因為你們民進黨在這個議題上的空白!因為你們這些專職的政治工作者怠忽職守,才讓我的學弟妹們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學術工作,自己站在社會運動第一線,這些鎮暴警察毆打在我的學弟妹身上的傷痕,都是為了你們而承擔的!""

這句話有不可承受之重阿!
我不覺得大多數這些出來返服貿
的人有投過民進黨一票~
我上次投民進黨=我已表態完畢
這個國家689想怎麼走就怎樣
我沒意見
我沒投馬政府
我對他們行為沒有責任
民進黨說不要ECFA時有人要聽嗎?
689選擇性的關上聖潔的耳朵
以免民進黨玷污了他們純潔的心靈
今天出來的人大多是睡一覺醒了突然發現國家存亡一瞬間~
我能怎麼辦~像你一樣笑話民進黨
怪罪於民進黨嗎?
問題在於投票給國民黨的上等人們
今天這一場就讓他們來負責吧~

Dean 提到...

民進黨嘴巴說台獨,阿扁執政時也沒看到為了台獨做過多少事情。如果無法台獨總要提出適合的中國政策,不然只是為反而反,看不出理想目標是很難讓人票給他